•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作品

人生交响曲(散文)

时间:2014-09-24 15:26:18  作者:徐家俭  来源:原创  查看:391  评论:0
内容摘要:人生交响曲(散文)——徐家俭自传简略本    一、艰难岁月话童年    在奔腾浩荡的长江中下游之北,大别山皖西南崇峦叠翠的古岳之西境内,有司空山、妙道山、明堂山数座名山耸立。在其三峰东南抱绕的西北之境数十华里处,三一...
人生交响曲(散文)
——徐家俭自传简略本
    一、艰难岁月话童年
    在奔腾浩荡的长江中下游之北,大别山皖西南崇峦叠翠的古岳之西境内,有司空山、妙道山、明堂山数座名山耸立。在其三峰东南抱绕的西北之境数十华里处,三一八国道七百公里处的南端,有一柏油大道直达一个貌似蜀川的小盆地南庄。这就是具有桃源之趣的我的家园。六百多年前,在元明王朝兵戈交替之际,这里曾遭受过兵家的屠戮,随之瘟疫的流行,以致十室九空。我之先祖本是江西鄱阳湖之畔凰岗的徐福二,闯荡江湖来到这里,看到诸多肥田大地无人耕种,于是携室来此居焉。只略经六百余载的世故沧桑,如今此公支下的裔孙已达万人,遍及数十乡镇县市并有远迁陕西、浙江者。我的曾祖父若岩,祖父名斯泰。父亲叫联庆,是福二公的第二十世孙。在日寇的炮火正在我四周湖北杨柳镇、本省金寨、霍山、潜山水吼、太湖梅陀镇等地轰鸣的一九四三年岁末的一个月明星稀的子夜,年近四十的母亲祝金芝,生下了第六个孩子中最后的一个我。该岁月正处于中华民族外寇入侵、中原逐鹿的萌芽之际,国党的苛捐杂税使民不能聊生,多儿的我家处境更为十分艰难。饥寒交迫致使俩兄先后夭折,一姐送与余门做童养媳。生活的煎熬又使体弱多病的父亲于一九四八年就辞别了人世,时年仅五十四岁。公元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新中国的诞生,给亿万人民带来了幸福,带来了欢腾。我家虽分得了田地与农具,但寡母幼子也难支撑这个极其困苦的寒门。二兄家作混迹江湖跟师学艺以糊生计,长兄与童养媳恩嫂余氏主持家政,母亲搞家务及帮人纺线以助油盐,所以我十二岁才强迫入学读书。学年中的书什费用,均是靠母亲兴种的蔬菜送点给老师了事……
    二、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本来,我这个赤贫的学子是很难进入中学的。一是感恩于共产党对贫困学子的倾情教育与投资;二是我的学业优势感动了我的老师。六一年我高小毕业时,在宿舍墙上就题写一首诗,老师们观看后就唏嘘不已。说“这样的孩子不上学读书,还要什么样的孩子”。我的初中三年是在中国禅宗第一山的司空山脚下店前中学度过的。除身上穿的补丁衣服与床上的旧被褥之外,在校的生活伙食等均是享受着共产党的隆恩。在这座初创的学校里,我的学业得到了潘天、程山雨、陈策之等恩师的栽培。而政治上得到了杨邦银老师的指引。在此校我不但入了团还当上了团支部书记,坚定了我的人生信仰。然而孔圣之“学而优则仕”在我的学涯中也悟出了玄机。我读了《离骚》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读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坚定了我人生奋斗的目标。六四年秋,我顺利地考入了安庆中等师范学校。
    这是座古老而风景优美的名校,北倚大龙山,东傍亭台楼阁倒影湖水风景旖丽的菱湖,较远能眺振风塔,但又略远离市井喧囂。公元一八九一年暮春,大清安徽布政使等,就在此建立“敬敷书院”。几经沧桑,一九二九年八月又办起了安徽第一所最高学府—省立安徽大学。届时,中国许多政界、学界、文界诸多名家名流如朱蕴山、章伯钧、胡适、周建人、苏雪林、陈望道、朱光潜、郁达夫等等,均在此主持过学政或任过教。我在此名校读书,追忆名家贤踪足迹,身心感到无比的愉悦。在学业优秀之余,分别担任过校团委宣传及学生会中的头领。校长、老师们对我的器重与信任已达到了极致。拟我毕业后留校任校团委里的工作。除此之外,令我钟情处,不是偕友携朋去车水马龙的街市游玩,而是如饥似渴的阅读从校图书馆里借来的古今中外图书。我被学友们称作诗人、词人。六五年严冬某夜,我被薄衾单,夜半被冻醒,闻窗外菱湖狮吼作的一首诗:“寒夜絮薄冷难眠,菱湖狮吼近窗前。林王困卧笼中怒,我冻叹息肚内咽”。竟被学友们称作是天下寒子的心声。时代的车轮已经运转到了一九六六年,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给中国的历史套上了一个怪圈。在那个丧失理智的时代,在大批判、大辩论、打砸文明、武斗夺权的旋涡中,我与其他大中学校红卫兵没有任何区别,终日满脑子热血都在沸腾,一些共和国里的佞臣们就是利用青年人的幼稚,上演了一场人间旷世的惨剧。其中六六年冬至六七年夏还演绎了一曲百万红卫兵全国大串连的闹剧,我曾经纵横十一个省市,仅在京城就穿校入府进行文革批判活动三十九天,并分别在天安门广场、西长安街电报大楼下与西郊机场目睹过毛泽东尊颜三次。一九六八年夏,在我的留校之梦破灭之后,回到了大别山皖西南坡的故园执教,一干就是三十八个春秋。
    三、人生征途岁月稠
    三十八年的执教生涯,虽然饱尝过创校、建校之艰的苦辣,更重要的是尝到了园丁们培桃育李、硕果累累所绽放出来的芬芳。我自知届时知识水平教初中不够,三十八岁还攻读安师大文学大专。如今县内外一些衙门或部门里均有我昔日学子的倩影。不管他们如今是怎样的春风得意或威严,见了我,还是尊称“老师”。我是不轻易浪费能力的人,在我兼任副校长、辅导区支部书记期间曾被授命危房改貌一次,联系省委书记卢荣景同志引来上海汽车工业集团三十五万资金建教学大楼一次。另外还怀着兼济天下的理念,针对时弊,写过八条建议书呈安徽省府,其中三条还得到了副省长蒋作君的批转实施。我是新中国实行教师聘任制的首要人员之一,小学高级职岗的俸禄,成就了我的家庭,使我的俩儿(刘生、小虎)、一女徐芳如今均已建立家庭,并且有的还是皇粮职岗之人。公元二00六年元月我退休之时,在锦旗上绣着“师表”、在群口喊着“福爹”的热闹声中,又开始了我的退休文学生涯。
    四、夕阳文学话春秋
    晋·陶渊明因懒于为五斗米折腰而归田园,唐·孟浩然因诗句不当触怒玄宗而南山终老。我沐浴着时代的春风,心境怡然。当然要在我秋光无限、夕阳炫彩之期,咏颂新声,为时代喝彩。其实,我的文学之旅并非从此始,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已起步。我博读群书加之一点写作灵感,必然要吟啸于天地之间,此乃常理也。我的文学创作待到公元一九九七年才达到高潮。那是一次去京城领人民日报“精神文明研讨会”二等奖的文学写作之旅,兼之造访中国文联大楼诣名家风采,求索文学创作之真谛。心胸感慨万千。文学之旅实际上是一个苦旅,一要具备深厚的文学功底;二要广闻博识;三要灵感,三者缺一不可。翻开中外文学名卷莫不如此。欧洲中世纪的但丁在目睹了人类贪色、贪婪、强暴、欺诈、背叛、信奉邪教、怠慢、愤怒等诸多罪恶之后而写出了《神曲》;中国古代春秋战国的孙子在长期的征战中积累了相当的军事战争经验,而写出《孙子兵法》一书;冯梦龙的《三言》、凌蒙初的《二拍》均是搜猎尽宋元明的民间传说并野史加之对社会的洞察而成书;徐霞客积三十余年游历山河之见闻,才能写成六十万言的游记。而我也积累了近半个世纪的人生经验及对世事的观察与思考,确是创作了一些东西(约一百万字左右)。其中包括中篇小说《恩嫂》、《齐得沉浮记》、《扶贫记》、《妙道山畅游记》、《情结文楼》、《祝云传》、《僧昌意传》等,有的待发表。至于创作的诗词包括新诗、传统诗大多被结集在国家级、省市县各级图书或诗刊之中。诗词题材也很广博,古今中外人文历史、水山田园、人间万象、逸事风情皆收笔底。而贱名被冠以当今文坛“泰斗”、“中国文艺大师”、“当代国际知名艺术家”等等荣誉称号。
    综其我的生平,我曾以《今生无憾赋》作了总结。诗云:“身世寒微幼年贫,拼搏进取身未荣。屈蛰幽林为童傅,文名誉外世界闻。”人生七十古来稀,今我如是。但我还要写,因为世事洞明之后皆有学问,人情练达之精更有文章。
    注:此文分别载入《世界汉诗著作家全书》、《永远的光辉》等多部辞书中。因为应征稿不载长篇,所以只能从《生命之旅》中撷取部分内容完成此章。

相关评论
岳麓网络©版权所有|岳麓网络维护|网民举报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岳西解放路128号|交流群:10922736
站长信箱E-mail:[email protected]|
皖ICP备12019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