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作品

山雅斋谈书论文话古今(散文)

时间:2014-11-06 16:18:12  作者:徐家俭  来源:原创  查看:286  评论:0
内容摘要:   在崇山连绵、丘陵起伏、盆地相间、河川密布的大别山西南坡的皖省潜岳之域,争奇斗丽、天公造物、耸屹着海拔均在千米以上的数座名山。潜山境内被汉武大帝所封的天柱山峰屹立,而与此山不远的岳西境内则又有数座名山并耸。中国禅宗第一山司空山傲立楚尾吴头;而与此相隔仅十数公里的东侧,又有两座...
   在崇山连绵、丘陵起伏、盆地相间、河川密布的大别山西南坡的皖省潜岳之域,争奇斗丽、天公造物、耸屹着海拔均在千米以上的数座名山。潜山境内被汉武大帝所封的天柱山峰屹立,而与此山不远的岳西境内则又有数座名山并耸。中国禅宗第一山司空山傲立楚尾吴头;而与此相隔仅十数公里的东侧,又有两座雄奇眩目、秀灵可餐的名山—明堂山与妙道山。在这三山抱绕的西北境,有一形似蜀川的盆地名曰:南庄。民国三十六年前,这里称之为景宁乡,属太湖县治,现为岳西县白帽镇南庄村。这里依山傍水,在二十平方公里的绿色环境中,居住着2280余人。站在村街北眺望,在一青松翠竹簇拥的山岗之下,有一长排楼房、平房相间的民居,这就是我的家庭聚居之所。我的“山雅居”就位于此最上头。一层现代风格建筑,占地二百平方米的居所之内,我专设了一间书房,储书整占一壁。斋窗前面仅隔田垅就有一条乡村柏油大道南北相穿,衔接于三一八国道与武岳高速之道中。这里没有白鹿洞的幽静,但比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华雅得多。要知道,今朝是何昔!我的夕阳残年将用我的一支笔在此来炫彩我的文学诗教人生。
    我青年、盛年、中年时,曾游历过很多地方。文革时我为红卫兵,南北纵横六个月历经十一个省市,仅在北京就串连三十九天;盛年时,作为单位领导,市县开会更有差游;中年为文学创作,什么年会、笔会,也为我的差游提供了条件。但不管差出什么省市,书店、图书馆是我最痴迷的地方。见过多少堆书成山似海的书店;浏览过多少图书类别包罗万象的书城。使我的胸心大为震憾!古往今来多少的骚人、墨客、文笔巨匠,该耗费了多少的心血给世人留下如此多的瑰宝。为中华民族文化艺术的传承,为推动人类文明的发展与社会的进步起到了功比天高比地厚的作用!现略典例,以验证其论。
    如《尚书》堪称纪言述事之鼻祖、《诗经》是响彻千年的木铎钟声、《黄帝内经》乃医学之宗苗、《山海经》却为古今语怪之祖考、《楚辞》为神奇瑰丽骚诗之最、《周易》是推天道以明人事之书、《孙子兵法》为当今世界第一兵法之典、《左传》是中国文学叙事流传的开山之作、《韩非子》乃法家学说之集成、《墨子》为古代逻辑学的代表作、《孟子》乃是儒学开启掌门之雄文、《九章算术》属中国古代数学之名章、《史记》却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说文解字》是中国第一部字典、《齐民要术》却是世界上最早最系统的农业科学专著、《千字文》是中国最早的蒙学范本、《龙心雕龙》却是文学批评系统理论之始祖、《茶经》是世界上第一部茶道专著、《梦溪笔谈》更为中国科学史上的坐标、《资治通鉴》可列为中国最著名的编年通史之首,那么《水浒传》可称为绿林豪杰之悲歌,如果说《西游记》尽致淋漓描写了神魔域中之万象,那么《三国演义》却可堪称历史与叙事相描写的集大成,《红楼梦》充分描写了“一枕幽梦向谁诉,千古情人独自痴“的才子佳人婚姻之惨状,那么《聊斋》却是淋漓了花妖狐魅的笑影与痴情、《菜根谭》是为人处事之宝典养性育德之教本、而《本草纲目》可堪是东方医学之巨著良书、《儒林外史》、《官场现形记》、《廿年目睹之现状》均是清代官场、科场群丑嘴脸的深切的刻画、而《曾国藩家书》这位末代圣贤的肺腑之言却使我灵魂震憾、钦敬有加。朱自清清新而华美的散文,使我读后如饮琼浆玉液;徐志摩之诗阅后,爱与才华的咏颂使我乐而忘忧;朱光潜之《谈美书简》终始是我著书立说修辞的范本;大部头的《金粉世家》使我对邻县这位昔日文豪张恨水仰敬三分。在此再让我谈读一下世界名著的感受。
    我在初中时,位于司空名山脚就读上一本《天方夜谭》。那是一本可称是阿拉伯世界的百科全书,使我眼界拓宽、感知世界如此的神奇。随后又迷上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部诠释了生命旅程宝贵的珍典,催我奋斗从而坚定了我的人生目标;在扬子江畔读中师时,读外国名著的兴趣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如《荷马史诗》、《伊索寓言》、《马可波罗游记》、《神曲》、《十日谈》、《蒙田随笔》、《哈姆雷特》、《堂吉诃德》、《少年维特之烦恼》、《拿破仑传》、《傲慢与偏见》、《红与黑》、《悲惨世界》、《普希金诗选》、《安徒生童话》、《简爱》、《茶花女》、《资本论》、《契可夫短篇小说选》、《静静的顿河》、《牛虻》、《约翰·克利斯朵夫》等。从教以后,借书难。我又先后购置了诸多著作阅读。其中不乏诺贝尔文学大奖的名著。这些著作各有著作人的千秋主题。而手法多变,或现实、或浪漫空灵、或幽默讽刺。大都表现了一个正直文人创作为民的高尚情操,中外莫不如是。但也有些文人,他的著作导向不是想给社会带来文明进步,抑恶扬善,而是写些伤风败俗、扰乱世风的作品而贻害子孙。如民国时期四川人李宗吾,他曾是民国政府的官儿,也任过四川大学的教授。世人给他的文德应该打负百分,他所撰写的《厚黑学》堪称毒草中的毒草。他自言通览诸子百家、读破了《二十四史》,探求历史真谛。终于发现,人如果不是彻底脸厚心黑则不能成为帝王将相。于是引经据典罗列历史事实,发挥主题,并且总结出:做官往上爬的十二字秘诀。其给后世官场带来腐败黑暗的罪恶用心昭然若揭。尽管林语堂为其百般护短,说他写作动机乃是“触破奸诈,引人入正”对社会人心实有建设性。但写作的灵魂就是企图给后世的官场腐败制造一文合理的根据与依据。当然,无独有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无恶不有。外国文学中也有此类现象。一篇古罗马渥维德之作,堪称指使妇女偷情的作品—《凝情书》可与中国的《金瓶梅》异曲同工。这是一篇有夫之妇写给情人的回书。文辞无比优美,既淋漓尽致的刻画了一位绝世佳人海伦激情难奈的心态,又描写了这位风流女人擒纵男子(情人)手腕的高超。幸亏这是一篇刊于上世纪三十年代《世界文库》中的译品,现为稀世之作,不然会给今天的闺房带来多少的波澜……
    啊!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无怪不有、无恶不有。天堂与地狱并存,白天与黑夜轮换。何况我们的文坛!但是作为一个文人,一定要保住自己的道德底线,写出对社会有益的文章来。
    山雅窗前,一抹斜阳已趋暗淡,司空名峰暮色苍茫。我犹言未尽,但手臂已经酸麻,最后以一首拙诗作结吧。
   诗云:山斋读书胜似仙,挥洒铁锥咏文贤。
        古往今来多少事,屡卷烟云尽难言。
山雅斋主徐家俭七十初度之岁作

    注:①此文所引图书目名,参考过朱立春先生的名著丛书系列,特向朱先生致敬。
    ②此文曾载入《世界汉诗著作家全书》、《中国大百科全书》等典籍。

相关评论
岳麓网络©版权所有|岳麓网络维护|网民举报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岳西解放路128号|交流群:10922736
站长信箱E-mail:44406116@qq.com|
皖ICP备12019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