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作品

新桃源赋(散文)

时间:2015-06-10 10:51:30  作者:徐家俭  来源:原创  查看:91  评论:0
内容摘要: 中国二祖禅宗发祥地司空山之北,突兀挺拔、昂首吴楚的明堂山之西,相距享有四代翰林望族之美誉、大清元老李鸿章之尊太岳丈赵文楷祖居地皖太湖县望天乡仅20公里处。有一貌似蜀川盆地的山乡,名曰南庄。这里就是我的可爱家园,元末明初,据乡人口传或氏谱记载,这里曾经历过战火的洗劫,生民涂炭,十...
    中国二祖禅宗发祥地司空山之北,突兀挺拔、昂首吴楚的明堂山之西,相距享有四代翰林望族之美誉、大清元老李鸿章之尊太岳丈赵文楷祖居地皖太湖县望天乡仅20公里处。有一貌似蜀川盆地的山乡,名曰南庄。这里就是我的可爱家园,元末明初,据乡人口传或氏谱记载,这里曾经历过战火的洗劫,生民涂炭,十室九空。江西鄱阳湖之畔,一徐姓青年福二,家因人多地少,遵严父之训,外出谋生来到此地,看到这里山川秀美,田壤丰厚,逐立标居焉。继而繁子衍孙,与前后相继而来此地的诸姓和睦相处,如今已六百年有余了。
    此盆地属皖西南坡低丘陵地貌,气候温润。约17.9平方公里,目下统计约2280余人。公元1936年之前,属太湖县北后区。之后划归岳西县白帽区南庄乡(即今白帽镇南庄村)。
    我的家园很是秀美,四围环山抱绕,群峦拥翠。一条小河从西山悬崖倾瀑而下,汇集南崖山下小溪与北山之谷涓泉,傍村穿堰,盘旋曲折地从绿野之中时而匆忙时而缓慢的、经盆地东侧的峡谷流出,汇合长河之波,融入长江之浪。河之两岸,或是梯田层层;或是围田成畈;或是山地连畦。均颇具自然风貌。大山脚下,又散布着高低、大小不等的各具形态的山峦。一些烟村,背靠青峦,在茂林修竹的掩映之下,或依山或傍水,或高或低,或沿新近修建的环村水泥路。与318国道相连接的柏油路相拥而建。昔时是“秦砖汉瓦”的旧式屋场,如今正在崛起的是各具时代特色的华美新村。有的村民竟然还标新立异,把自己的房屋打造成古罗马式的奇特风格建筑体。而夹杂在其间的建于大清或民国年间的马头墙青砖建筑物,或近数十年间前后相继更新改貌的青瓦粉墙民居。虽然显得有点古朴或实用,但终究抵挡不住钢筋水泥结构、现代新潮装璜洋式造型的诱惑,正在一步步地向新时代告别。
    这里远离喧嚣,污尘难染,青山绿水,兰天白云景色堪餐。实属人间一小佳境也!晋代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为了寄托自己对现实生活的批判,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竭尽文彩之笔,描绘了一个生活安宁、环境优美的桃源。但我的桃源更胜于陶公之桃源。陶公之源,景物、人情虽美,但过于封闭。村民不知今夕何夕,不知有汉,亦不知魏晋。而我的家园人景俱秀。优美环境之中的乡民,思想观念不因循守旧,能紧跟时代的潮流,合世界发展的节拍。特别是一些年青人,能抓机遇挣钱赚钱。但大多数均能恪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信条。有了钱之后,又读懂了人生,读懂了生活。我的乡民,富裕之家,如今城里人,家庭在用的现代化电器,旅行代步工具,如小汽车、摩托车,他也在用;即使寻常百姓家,亦不甘心永远落后。哎呀!昔时田野之中,山坡之上,童歌牧唱的浪漫情景,如今在我的家园正在渐渐的远去,取而代之的是小铁牛的轰鸣,或其他农用机械的伴唱。
    我的乡民虽处在优美的环境中,并不养尊处优,“玩物丧志”。自古就有人才致富,光耀祖先的美德。据传,远在魏晋时期这里已经开发。以后逐渐成了一个富庶之乡。元、明交替之际,江西移民新到此地,所看到的情景是:“大片肥田美地无人耕种”,掀起床帐目睹的惨景是:“雕花床上躺着的是枯骨”。他们再到周边地域一望,情况大致雷同。于是,他们回籍一呼唤,大批移民相拥而来。以至今天我们的白帽等镇徐、余、闵、汪、祝、刘六大姓氏均是江西移民的后裔。这些移民来此之后,大有可为,大有建树,现今或不久前尚残留在一些被地理师们称为风水宝地上的墓葬群以及石牌坊、姓氏宗祠等,亦可足鉴我们家园上的祖先,曾有过的辉煌。
    在松柏虬枝之畔,在茂林修竹丛中,在幽兰吐舌的壤土之下。你都可以发现一些用大青石、大理石所竖立的古代墓碑。尽管年代有些久远,但它那些字体方遒刻痕精堪的碑文还能清晰可见。有的墓碑很气派,两旁立柱加横楣,有的碑文则标有“诰封”“敕建”字样。你别小视了如今立在草丛中毫无声息”的石头。它下面所埋的主人,当年的地位、家声该是何等的绚彩。不言而喻,在封建等级森严的社会里,一些平民之家,无官之民是不允许立气派墓碑的。亦更无财力去给祖先立好墓碑的。稍有点人文知识的人,都会明白。
    请您再去造访一些年长且有一定知识的乡民。他会告诉您,清代南庄,还另有建筑物的辉煌与人文的辉煌。其一,位于盆地中畈上的贞妇牌坊。它高达十数米。牌坊石料全部均为汉白玉。最上层顶端镶有龙纹抱绕着的“圣旨”二字。显得十分气派、宏伟。其二,位于盆地西北角、牛形山畔的一进五重的“祝氏宗祠”的艺术建筑,亦可堪称一绝。整体前楼,中厅及后厅的横梁栋坊之上,立体缕空雕满了山水人物或花鸟图案,栩栩如生。真可谓是鬼斧神工之艺品。我的前辈姻宗们真舍得花钱,也有钱花。从建祠铭文上笔者得知:此祠从嘉庆三年起工到嘉庆十年告竣,前后共花了七年时间建造,仅“祝氏宗祠”四个字,请人打造刻字,每个字就花去一个大元宝。可悲的是,这些镇乡、荣乡之宝,均已毁于“文革”。另外,生于光绪11年,叱咤风云于民国初期的一位名叫家后的乡亲,亦足荣乡。他于北京京司大学毕业,曾任民国安徽省省府秘书之职。在官场颇为春风得意。家父作寿,时任民国总统的徐世昌,居然题匾相送,匾辞为《望重南州》。在此前后,此乡还出了一位为民伸张正义的讼师爷名叫体仁。亦可足振乡声,他博学多才,伶牙利齿,被冤之民只要请他伸诉,没有多少官司打不赢的。太湖县令畏敬他三分,凡有难决之案,县令均亲登其门,屈驾相请。
    南庄的锦山秀水,不但哺育了上辈的乡贤。现在仍然在用她甘甜的乳汁,养育着新时代的乡英。并为人民共和国的创建,保驾护航。公元1948年3月,刘邓大军指挥部曾驻我乡祝氏宗祠,并召开高干会议,颁发《土地法大纲》。在抗美援朝战场,一位名叫家元的乡亲,把英雄的鲜血洒在异国他乡,虽然他的英雄名字如今留在岳西烈士陵园的纪念馆。但他的遗骨却永远留在鸭绿江东边的草莽之中。时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保家卫国抗击越南的战斗中,我的家园又有一位热血青年,名叫世义,投身军营,在战场上荣立三等功。至于振兴家邦,更有文章可撰。在改革开放曙光初现的时候,盆地之北九口井的一个中年农民传德,就勇立潮头,先从开发、绿化荒山千亩切入,继而又研制养猪饲料精,发展生猪事业。两大贡献,均被政府及百姓所肯定,当选为全国第七届人大代表。最后,我再用笨拙之笔,略叙一下乡园里涌出的文化艺术之界星点。我们这里山高水远,明星稀少,不过“萤虫”之亮辈,亦颇不罕。一位庚寅岁末刚去世,享龄九十的德钧。他的行书艺术铁画银钩,既如行云流水,又显挺拔劲遒,可堪称墨杰。如今他的遗墨有的已被世人刻于碑石,有的又被学子用做临帖。一位画痴兼根雕痴徐驰。教坛退隐,对其两项艺术执著追求。曾有一画用作《安徽教育》的封底;而一具独特造形的根雕,97年曾被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来山区援建希望小学的一位随员称之为“奇货”。安徽大学古文研究所的胡一民君,他已是积年的博导,对明清文学颇有造诣,出版过多部学术专著。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南庄,这片热土,它既是我的衣食家园,更是我的“母亲”。所以,我为报答母亲对我的哺育之恩。特别选择了为“人师”之职,为母亲带“孩子”。诱导“孩子”们走人生正轨路,指导“孩子们”涉游学海,攀越书山。庆幸的是三十八载的苦辣酸甜,多有成果。我和同仁们一道所付出的汗水,在新世纪里已经取得可喜的成果。走出乡门、县门、或省门的昔日学子,如今在多个不同的大小“庙堂”均有我所熟悉的面庞。如:徐正龙、徐启元、祝罗丁(在美国工作)陈发明、祝志斌、祝国兵、赵夕华、徐峰、童家峰、祝礼君、徐松华等。上面诸位,他们有的就职于党政机关,为黎民百姓谋利;有的立足于高中教坛,是教坛精英;有的献身于现代科技,为时代的腾飞,经常废寝忘食;另外,有的乡仁或学子爱在商海中搏击,如世义、灿龙、灿明、灿章、生旺等家族,成了民营企业家。腰缠万贯者已为不鲜。苦奉承其资产上亿者亦能数之一、二……。我心满意足了,故夕阳归退之后,我有闲情逸趣,纵笔于诗坛文海之间。驰锥于山水田园,名川秀泽之内。兼之承笔于人文,历史烟云写作之重。谢文坛错爱,多有收获。诸多诗文拙作被国馆收藏或传入海外,格言被译成英汉对照;贱名进入国家专业文艺人才库,并被认定为“国家一级艺术家”或“诗坛泰斗”等。……所有的这些,我虽认为是“身外浮云”,但对于母亲而言,却是一种荣耀。
    南庄,我的土地母亲,您用无比宽阔的胸怀,培育出了无数个值得您荣耀的孩子。您无比伟大,您无比崇高。我衷心祝愿我的土地母亲永远年青!永远倩丽!永远环保。继续为新时代、新社会培育出杰出的“孩子”而做出更大的贡献。
    最后,我献颂诗一首,为我的乡土母亲作结,诗曰:
    大别西南锦山村,秀水明山久闻名。
    地灵人杰域中俊,环保堪称第一功。
公元2011年夏月于山雅斋
    注:此文曾载入《国际华人绿色宣言大典》、《世界大百科全书》诸部辞书中。

相关评论
岳麓网络©版权所有|岳麓网络维护|网民举报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岳西解放路128号|交流群:10922736
站长信箱E-mail:[email protected]|
皖ICP备12019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