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作品

人生无奈经(散文)

时间:2015-06-12 15:58:36  作者:徐家俭  来源:原创  查看:118  评论:0
内容摘要: 大约十年前,在一个很优美月色的夜晚,在电视机里我欣赏到了一个名歌星所演唱的乐曲。那首歌的歌词内容是:“我要去桂林。我要去桂林,有时间的时候,又没钱,有钱的时候,又没有时间……”最近十数年中我的确在各种音响设备中,欣赏过许多名家名曲。但却十分的怪异,没有那一首留在我的心灵中像这首...

    大约十年前,在一个很优美月色的夜晚,在电视机里我欣赏到了一个名歌星所演唱的乐曲。那首歌的歌词内容是:“我要去桂林。我要去桂林,有时间的时候,又没钱,有钱的时候,又没有时间……”最近十数年中我的确在各种音响设备中,欣赏过许多名家名曲。但却十分的怪异,没有那一首留在我的心灵中像这首歌那样的隽永!有的是卖弄风骚,有的是故作多情,有的则是无病呻吟。但这首歌词虽称之不上天下的绝唱。却真正道出了人世间无奈的真情。
    古今中外,无奈之事浩如广宇之繁星,茂林之绿叶。“无奈”一词不知演绎个多少人间的千种风情,万个离愁。以及情意的迷惘,抑郁与仕途的沉浮。我曾阅读古今,并对诸多社会现象进行过深刻的观察与思考。发现:不管是属于何等阶层、何等地位的人,绝对美满幸福,十分称民如意的人或事几乎没有。上至帝王将相,下至百姓黎民莫不如此。记不清在那个年代,一位英国的女皇,在生命垂危之际。曾对侍人说,谁能延续我的生命一分钟,我愿以半壁江山拱手相送。可最后还是无奈的走了。有谁有如此通天的法术?在她气绝后一分钟能使她复活呢?在某个时代的一个国家里,一群治国的君与臣很有治国的信心魄力与才能,想把盛世的治理在本手继续作下去。可是该国的有关法律条文规定:任期不得超过三届。如今三届快满,你说无奈不无奈?揭开尘封的历史宝盖,翻阅一下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卷页,古往今来该有多少英雄豪杰,才子佳人无不被“无奈”所累。
    春秋列国时期的孔子,一生倡导以仁德治国。为此他率弟子游说列国。但诸候相互争雄、尔虞吾诈,没有多少人买他的账,他只能无奈。三国时蜀相诸葛亮,为报先帝托孤之重,六出祁山,北伐中原。正当要得手时,却被庸主刘禅召回,圣命难违,只能无奈。大宋王朝的岳飞,正当把入侵者打得落花流水,欲直捣敌穴黄龙府时,也被十二道金牌召回。真是无独有偶,西汉史学家司马迁,他所著的《史记》彪炳千秋。可是他的人生际遇却是无奈至极,他为主持公道,为朋友李陵说了几句话,却被圣主赐与“宫刑”。大明崇祯帝堪称英主,不近女色,宵衣旰食,总想把江山坐稳。然而,国体已病于膏肓,楚歌四起,竟无回天之力。最后只好无奈自挂 梅山槐树。帝王将相无奈如此,才子佳人之无奈更是馨竹难书。“独留青冢向黄昏”的倾国佳丽王昭君未出汉官时,只因不愿巴结画师毛延寿,被幽闭深宫多年,曾未沾过帝王的“雨露”之恩;《孔雀东南飞》剧中的焦仲卿、刘兰芝夫妇;《钗头凤》词中“红酥手,人空痩”“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中的陆游与唐婉之间的忠贞不渝的爱情均是被封建礼教无奈的折散与打破。还有,“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在长生殿前花前月下,焚香拜告的唐明皇与杨玉环曾发尽千般誓言:“夫妻恩爱永不分离”。可安史之乱唐明皇还是保江山舍美人,最后杨玉环还是只能留下马嵬坡下的无奈。至于情根情种中的无奈,古往今来,如果是翻阅过《情史》的人均会知道。这里我仅戏说两例的“无奈”:唐代诗人杜牧他既是一个诗人,也是一个官员。一次他去江南湖州,遇到一个意中佳丽,因嫌女龄太小,与语女姥待十年后再来娶取。十年后再来湖州,女丽早已适人。杜牧只能写下“此去寻芳去较迟,不须惆怅怨芳时,狂风吹尽深红色,绿叶成阴籽满枝”的无奈诗句;宋代柳永,一生作词千首,“杨柳岸晓风残月”“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千里烟波,暮霭沉沉”等等,难道不都是描叙诗人与红颜知己之间凄切无奈的离情?读者诸君,请你再充许我在世界的商界及黎庶之间撷些无奈的小花以供同情。
    十九世纪末,英国的一个名叫威灵顿·波特的商人,移居美国开发矿山成了亿万富翁。年近暮年,想把自己的巨额家资选择一个意中儿孙继承。可是无奈的却是:尽管有六个子女,七个孙辈,但这些儿孙们不是吃喝嫖赌,就是游手好闲,令老人非常很无奈。最后只好立下一个奇怪的无奈遗嘱:把巨额家资留给曾孙辈们继承。直到公元2011年2月,在老人逝去的九十二年后,通过律师,在其墓前这笔巨资才被曾孙辈们继承……。达官显贵们有达官显贵的无奈,文人墨客有文人墨客们的无奈,富人物们也有富人物的无奈,草根者照样也有草根者们的无奈。就拿我来说,我也有我的一些无奈。而最大的无奈就是一生很缺乏理解或了解我的人。譬如,我读了许多书,也收藏了许多书。有人就说读那么多书有何用?存那么多书有何用?我说,读书可以明理,不管世事有什么变幻,时代发展到何等地步,但是一些基本规律还是亘古不变的。日月的东升西沉,人生的生老病死,植物的荣枯,国与家的兴衰等等,皆有一定的演变规律。这些,书中均有记载与演绎。读书读通了,可以处世不惊,遇事不慌,泰然自若。至于买书,因我处于僻乡非富庶之壤,写作所须资料又无图书馆查阅,故只好省钱买书 。另外,藏书还可以有益大众:上世纪九十年中,安徽大学文学研究所的胡益民先生,研究明清文学缺乏钱谦益的著作,跑过国内诸多图书馆,均一无所获。暑期回梓探亲,在桌席上闲谈此事,我毫不保留的把我所藏的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钱谦益诗选》送给他。前三年,我县编辑《年鉴》,居然政协来人在我家查阅一项资料。有人抽烟喝酒,甚至五毒诸全,我一样都不玩,这有何乐而不为呃?酒肉穿肠过,书味胸中存“这就是我的读书的哲学啊!有些游戏人生的人,对我读书买书那有许多的理解?真是我的无奈啊!上世纪九十年代,我省省委书记卢荣景在我组扶贫。一次跟镇村领导闲谈到我,说有些见识,学识,怎么屈居乡教?有位领导释言:其人有些个性,眼里不能容“沙”……我佩服他说对了一半。殊不知,草根出身,朝中无人莫作官啊!又是我生的无奈。其实,说我完全是直炮筒子,也是一个误会。一九九六年七月我到京华领人民日报颁发的“精神文明研讨会二等奖”随后又去拜访南里农展馆旁的中国文联大楼。座中有位诗坛编辑问我,是哪里人?是作什么工作的?我是这样回答的:我跟王步文同一县治,跟赵朴初之高祖清代状元赵文楷仅为数山相隔;又跟民国时期鸳鸯蝴蝶派的大作家张恨水互为邻县。至于职业嘛,我只是带领稚儿叩开知识大门的导者。”这位接待先生,颇为惊奇我的曲意回答。
    第三个无奈,我笔走龙蛇,曾写下了数十万字的文学作品,以我现状的财力及文化体制是完全不能圆我的出专著梦的……然而我的“无奈仅为沧海之一粟”,比之他人,微不足道。何况,日无奈有阴有晴,月无奈有盈有虚,天无奈常有霾雾笼罩,地无奈时有石裂山崩,海无奈潮起潮落,花无奈艳后枝残……
    慨言之:人间广宇中一切的一切,诸多均处于矛盾与无奈之中。“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君奈其何!!!”
    最后,以一陋诗作结,诗云:
    人生每每无奈磨,放开心境且高歌。
    流水落花自然定,万事荣枯逐世波。
   注:此文曾载入《中国艺术大系》等书,并获得“当代国际知名艺术家”光荣称号   
   山雅斋居士徐家俭
   撰文于2012年6月27日时年69岁


相关评论
岳麓网络©版权所有|岳麓网络维护|网民举报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岳西解放路128号|交流群:10922736
站长信箱E-mail:[email protected]|
皖ICP备12019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