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作品

古今文人骚客囊涩记(散文)

时间:2015-06-29 11:36:46  作者:徐家俭  来源:原创  查看:121  评论:0
内容摘要: 人生光阴荏苒,转眼我从杏坛退隐田园快达十个春秋。别人退休清风明月脱壳悠闲,而我则进入了另外的一个境界——诗坛放歌、文阵纵笔。 不知是“紫微”盖顶,还是“文昌”宠幸。近十年来,我的创作灵感时时绽放火花。一天不读书恍于隔世,三天不写作如失考妣。真正是文思涌动,诗性萦回。于是,在我的...

    人生光阴荏苒,转眼我从杏坛退隐田园快达十个春秋。别人退休清风明月脱壳悠闲,而我则进入了另外的一个境界——诗坛放歌、文阵纵笔。
    不知是“紫微”盖顶,还是“文昌”宠幸。近十年来,我的创作灵感时时绽放火花。一天不读书恍于隔世,三天不写作如失考妣。真正是文思涌动,诗性萦回。于是,在我的笔底,在圣洁的方格纸上,如行云流水般的凸现出诸多有点绚彩的方块文字。这些文字有的是咏颂古今历史风云,钩沉人文典故。如纪念古代名贤孔子、介子推、岳飞、欧阳修、唐伯虎,当今伟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朱容基等;写历史或现实风云的有《七·六史诗奠春秋》、《非凡岁月咏叹调》、《甲子辉煌中华颂》(咏颂建国六十周年六十行诗)等,而抒发对祖国大好河山雄奇锦绣的赞美之词亦不时跃然于书刊之中:如《京都游记》、《大别山景观六咏》、《妙道山畅游记》、《天柱山霹雳石随想》、《乡梓景物名胜杂咏十三首》、而收于《绿色诗词大观》及《海峡两岸旅游千家诗词选》中的十几首诗作则是对自然之美与人文景物交融的记咏。而对于国家重大活动的记述也是毫不吝笔。如“第29届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我所参与的诗词大赛均获得了大奖。但使我最花时间与精力的则是一些中篇小说,纪实文学及散文。这些文学作品,记叙了我对生活细致的观察及对人世间苦乐无常、富贵无常、沧海桑田变化的感叹。如《亦官亦农一诗痴》(祝云传)、《广佛智僧铸禅魂》(此两篇人物传记均为县政府,政协编辑组稿《岳西名人》一书的应命文学)。《扶贫记》(记录一位省委书记在贫困红色大别山区扶贫的事迹)、《齐得沉浮记》(咏颂一位全国人大代表艰苦创业的历程)、《情结文楼》(则是勾画我上中国文联大楼欲拜师学文事)、《清廉仍留人间》、《访前清状元赵文楷深山故居》、《敬拜明末荆王莹》等,则是我对古代名士的凭吊。《僻乡吟》如果说是我对世事无常、人生富贵无定的感叹,那么《自然启示随想录》、《人生交响曲》、《新桃源赋》、《人生无奈经》、《山雅斋谈书论文话古今》等等散文则是我勾勒社会群相图喻物警世的得意之章……
    世间上的事情总有些神奇,我于帷幄之中的方块之作有的还在处于尘封,有的借助媒体的昭彰才不久行世。居然就引起了当今诗坛、艺苑、文殿对我的青眼相看与抬举,“风起云涌”或“蝶涌蜂忙”给我发来了组编各种类别图书的征稿函,同时各种各式的“桂冠”也相期而至。诸多艺苑把我聘为院长,名誉院长,主任、主席;而诗坛、文界则聘我名誉主编、主编等等。中国历代的文坛均有自己秉承的风骨及文德底线,不以作者的身份、地位、衣冠选诗选文,而以其作品的优劣“开科取士”。请您翻阅一下《唐诗三万首》吧,其中不乏贩夫走卒无名氏之作。他们的优秀诗作照样与皇帝、宰相、达官贵人的诗文一样能流传千秋,我今如是。既没有尊重的身份,更不富有,但却被诗坛文界看重,我何其悠哉乐哉!这是当今盛世的一种祥瑞,说明当今重视人才,尊重人才,选拔人才不拘一格。希特勒曾说,要消灭一个民族,首先要消灭他的文化。那么,要振兴一个民族,不就是要从文化起步么?追想文坛、艺界前贤,为了提高民族文化的素质,教化子孙,竟用“头悬梁、锥刺股”的坚毅精神进行创作,甚至有的文人创作生活条件非常艰辛。唐李白晚年漂泊困苦,所写的诗更有造诣;杜甫穷途潦倒中所写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垂名古今;孟郊一生命蹇,竟还“二句三年得,一吟泪双流”地不断坚持写作;清薄松龄为创作《聊斋》积累素材,在市井邀行客侃故事,仅用薄粥充饥。在中国近代史上、中共党史上和中国文学史上均有重大影响贡献的陈独秀,1929年11月被共产党开除后,拒绝国民党高官厚禄的诱惑,蛰居四川江津。在精神痛苦与生活困顿的双重夹击下,竟然还操笔编写一种小学生识字课本。请你再翻翻外国的文艺史吧,为文学艺术献身的名家比比皆是。十九世纪旅居法国的荷兰大画家梵高,他所创作的名画价值连城,可是当年他穷得连老婆也娶不起……由此可见,古今中外多少的文人、艺人与骚客,为推动社会文明的进步与繁荣,该是何其的执着与献身!这些先贤们给予我的鞭策与鼓励,使我近十年间获得了如上所说的文学收获。同时,感恩共产党给予的文学作品能正常出版的优惠政策,我的作品能变成畅快的铅字在世通行。然而,世间上许多事物都难达到十分完美。人间从来没有多少免费的午餐,没有情缘、没有艳福,天上也不会突然飘下一个“林妹妹”。出专集要钱,与人合集也要钱,结集也要钱,要想享受这些职务的诚聘也要钱。尽管共产党给予我的退休金不菲,但在物价高涨的今天,我的奉禄抵除人情世务,家庭衣食住行、各类电器、通讯设备等开销之外,囊中也就显得有点“羞涩”。不过这种羞涩十分的体面,这是追求最高艺术境界途中的一点点困惑而已。人生有追求,才能有动力。在我的人性骨子里我最羡慕英雄,崇拜伟人,敬仰名人。最为唾弃的是“混世虫”。伟大的元代戏剧家关汉卿,他说自己是一粒錘不扁、煮不烂,炒不爆,响当当的铜碗豆。我钦佩他的骨气。我要用他的骨气作为我的文学风骨,对文学不断的追求。虽然如今一些诗坛文阵已把我称作“名家”,肖像与其他名人并列,或被称为“泰斗”。但我有时有点心跳与脸红。因为我的“经世之作”或许还在襁褓之中呢!
    会当击水三千里,各逞风骚数百年,纵观中国历史上下五千年,大凡盛世均是人文鼎盛,文学艺术空前繁荣、明星璀灿,今天也毫不例外。我追求成为其中的一粒“尘埃”或一只“萤虫”。以实现我的“融千秋笔墨警醒当世,遗百韵诗文启迪后昆”的人生梦想。我考量,这个梦想的实现大约离我并不太遥远吧!
山雅斋居士
2013年炎夏


相关评论
岳麓网络©版权所有|岳麓网络维护|网民举报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岳西解放路128号|交流群:10922736
站长信箱E-mail:[email protected]|
皖ICP备12019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