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原创作品

一次多余的遗憾

时间:2015-07-18 11:16:20  作者:徐家俭  来源:原创  查看:117  评论:0
内容摘要: 临近隆冬岁末,一场肆虐的暴风雪把我的乡梓大别山西南坡的山川河流打扮得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在此风景线下一日的频近黄昏,我因要给一个房侄操办一桩婚事,还尚在距家门五十华里开外的一段铺满雪层逐渐下坡且崎险而盘旋的山乡公路上,拖着深筒胶靴艰难地行走。此时,四周一片凄清,天地间浑然一片...

    临近隆冬岁末,一场肆虐的暴风雪把我的乡梓大别山西南坡的山川河流打扮得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在此风景线下一日的频近黄昏,我因要给一个房侄操办一桩婚事,还尚在距家门五十华里开外的一段铺满雪层逐渐下坡且崎险而盘旋的山乡公路上,拖着深筒胶靴艰难地行走。此时,四周一片凄清,天地间浑然一片,倒有一派“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境界。侄儿提议到附近的村户人家去借宿一宵,歇下脚力明朝再走。我说这是什么时候了,后天就是过年。……正当我们叔侄议论之际,眼前呈现一条S形的下坡路线时,突然,从我们身后虽响着马达却十分轻快地驶来了一辆载着一男一女一婴孩的三轮车。当我正踌躇这样的下坡雪路乘车是否具有安全系数时,侄儿大概是要报答我的雪天办事之劳,不由分说地把我推上车。
    我在酒力的微熏中,因怕呕吐,坐于车厢后座。被耳畔的雪风与迅速倒向身后座座白色的山峦、树木、田畴所惊愕。抬眼一看,啊呀!这那里像是车在公路上行驶,简单是像一匹已脱僵的烈马在雪原上狂奔。当我正在体验到我们正在犯一个玩命的错误的时候,意料之中的事就在眼前发生了。由于下坡雪滑失控,三轮车前轮一横一滑,车头就已撞上了左手边上的沟边土坝。轰通一声,一股不祥的反坐力早把坐于车厢后座的我,重重地抛到车后轮下的雪地。我在依稀的朦胧中,仿佛是被一个人把我从比萨斜塔上推下来,在听到一阵婴儿的啼哭与大人的惊吓之后中,第一个意识不是身上的疼痛,而是心灵上的遗憾。想到我尚未到该去的年龄就要走了,莫免显得太轻率。赤条条地来到世间后,毕竟得意处少,而失意处多。忆青少年时,家境贫寒,要不是得力于政府的助学金及老师们的关照,读书几乎要被“夭折”;正当盛年欲准备显露一点身手才气时,恰恰又遇上“文革”的耽误。而当赶上改革、科教兴国的时代,想来点“夕阳晚照”式的崭露头角或享受一下现代社会生活的幸福和家庭的温馨时,刚才就这么“轰通”一声却要宣布我,将要被岁月抛弃!还有、还有,我平生节衣缩食所集藏的一摞摞的诗书典集今朝也要与之相违,而呕心沥血用心灵创作的文稿尚未面世的,也将永远不能面世……唉!唉!一切的一切哟!绝对再没有回天之力。只能遗憾终天了。想着想着,突然眼前出现一片空前荒凉的景致,唯见一页页的书稿登时化作无数只粉蝶在雪地上空翻飞与飘零。……
    三天后,我却被远处一阵新春佳节的响亮鞭炮声所惊醒,睁眼一看,只见医生及家人正守护在我的床旁。我的苏醒顿时化作一道彩虹,在残雪的新春中既把亲友们的心头冰雪融化,又把我的这次遗憾变成一个多余!
    奇迹!奇迹!怎么“死”去三天又活啦?原来当时虽被车摔落地下,肩膀上的衣服虽印有后车轮的齿迹,但毕竟没有创出一点外伤,只是被摔得眩晕过去了。现在呢?当然很好,不然怎么能写文章。


相关评论
岳麓网络©版权所有|岳麓网络维护|网民举报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岳西解放路128号|交流群:10922736
站长信箱E-mail:[email protected]|
皖ICP备12019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