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空间

我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擦肩而过”

时间:2020/2/4 15:56:27  作者:陆生  来源:原创  浏览:117  评论:0
内容摘要:12月31日,有三位来自北京的客人,想让我送他们去黄山机场,考虑去黄山比武汉路远,我就劝他们改签到武汉天河机场,很快就被他们拒绝了,说武汉有肺炎,我还误以为是说多年前的Sars。但几个北京客人最终经不住我的劝,还是把航班改签到武汉天河机场。本打算下午动身,结果因工作需要拖到夜里十...
    12月31日,有三位来自北京的客人,想让我送他们去黄山机场,考虑去黄山比武汉路远,我就劝他们改签到武汉天河机场,很快就被他们拒绝了,说武汉有肺炎,我还误以为是说多年前的Sars。但几个北京客人最终经不住我的劝,还是把航班改签到武汉天河机场。本打算下午动身,结果因工作需要拖到夜里十一点才从岳西动身去武汉,下半夜两点左右离开沪武高速,在机场附近的盘龙大道找了个快捷酒店,休息了几个小时。七点起床,吃了早餐,结帐时听前台说这个盘龙城区域都停水了,就猜测这与“武汉肺炎”有没有关系,因为金银潭医院就在盘龙城附近。把他们送到机场,我才动身返回。没有在武汉逗留,直接从绕城高速回岳西。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武汉有什么“不明肺炎”,回家百度一搜,出现了许多条关于武汉肺炎的消息,都是最新消息。怎么也想不到,不到一个月后,就是这个肺炎,把武汉人、中国人,甚至全球人,都陷入恐慌中。我把这些消息发到家庭群里,孩子却说她早就知道,只是怕她妈妈担心,一直没敢跟我们说。
    那段时间里,我每天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关注以前的和最新的关于武汉肺炎的新闻报道,包括孩子发的朋友圈。当时媒体上关于肺炎还没有多少正式的官方报道,政府也只说不会人传染人,许多就医的患者口罩都没带。12月8号武汉市民和华南海鲜城27人就诊,被诊断为不明肺炎;12月26号上海病毒专家拿到样本并开始检测;12月31号武汉市政府还是那句话:没有人传人,没有医务工作者感染;元旦期间,武汉市公安还传唤了8名散布“谣言者”;同日关闭华南海鲜市场。不管武汉市政府如何“禁言”,但同期一些消息的出现,还是打了市政府的脸。1月3号武汉一男子在温州自驾期间出现高热,当日北京、深圳、日本等地亦出现类似病人。1月9号,中国卫生专家组确认是新型冠状病毒,至此不明肺炎才被冠上新名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不知怎么了,1月15日,武汉卫健委依然固执地说“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武汉文旅局如期启动了“春节文化惠民活动”,元月18日武汉百步亭社区举办了“万家宴”,约十万人参与的大型聚集活动。1月19日,武汉通报一夜新增136名患者,可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刚还是说:“疫情可防可控”。1月20日84岁高龄的中科院院士钟南山明确宣布:武汉新型肺炎人传人,这才把这场疫情上升到国家层面。当日,国务院下达重视疫情和人民生命健康的指示。
    孩子因为地处华南海鲜城附近,与武汉中心医院后湖院区仅隔一条马路,小区群里就有不少医护人员,从这些熟悉的人、身边的人中得到不少第一手信息,孩子想表达的意思是这个肺炎很严重了,不停地向我们报道来自武汉的消息,我还笑话她,说她是武汉肺炎的“义务宣传员”,她通过朋友圈和家庭群不断向外传达消息,并呼吁大家对这个病情的关注,对辛苦战斗在第一线的医护人员表达了深深地同情和怜悯,并不断的呼吁:哪家医院缺防护用品,哪里缺治疗仪器,等等。做为普通百姓,我们除了关注也做不了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我能做到的只是第一时间把自己的孩子接回来。1月20日下午五点多,我从乡下回城后,把车加满油,带了点零食,动身前往武汉。这趟行程很艰难,头天晚上本就没有睡好,加之白天没有休息,好不容易熬到第一个服务区就下车休息了一会,到达武汉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我带上口罩,才敢下车。路边丢弃的口罩随处可见,大路边,小区内,电梯里,大部分人都没有戴口罩。孩子说,这小区楼上楼下都有隔离和确诊病人。我搬了两趟东西,没有停留,就带了孩子和小狗(coco)动身了,匆匆离开这“是非之地”。车子经姑嫂树高架,上北三环,贴了金银潭医院从青龙收费站,上了沪武高速。看了离我们越来越远的武汉,心里想着:待到樱花盛开时,我还会来看你——武汉。我跟孩子说,怎么有种“逃离”武汉的感觉,后来想想,这两个人和一条狗,三个生命,何止是逃离,简直就是逃命。coco属比熊家族成员,一身雪白的绒毛,只有两只眼睛和鼻子是黑色的,小家伙一改往日玩皮、好动的性格,安静地坐在我旁边,撑起上半身,披着两个大耳朵,黑黑有神的大眼睛注视着前方,似乎也在疑惑,在思考……回来的行程心情很沉重,这半夜三更的竟然没有一点睡意,中途就在总路嘴服务区加了水、方便了一下,两点左右就到家了……
    1月21日上午,中央政法委长安剑上一篇文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刻意迟报瞒报将永远被钉在……"让我感动,几乎是热眶盈眶,特别是那句:“谁把政客的面子,看得比人民利益还重,谁就是党和人民的千古罪人。谁为了一已之利,刻意迟报瞒报,谁就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我第一时间就转发到朋友圈。并不是这句话说的有多少响亮,而是说明国家开始关注、重视这场疫情了,孩子多日的呼吁没有白费,那些挤在医院发热门诊的重病人也有救了,这些才让我感动。
    当天下午,孩子因为咽喉炎,有点咳嗽,虽没有发热,我还是把她带到医院。医生查了血,拍了胸片,结果都正常,才让全家人松了口气。
    接下来了日子,我们主动开启了自我隔离14天的生活,中途出门补充防护及生活用品时也是戴了双层医用口罩和眼镜,看到行人都是绕道走,其余时间都是宅在家里,“看电视、吃饭、睡觉”三部曲。要是平时,两周时间一晃而过,可这两周,却让我有度日如年的感觉,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试试老婆和孩子的额头,有没有发热的感觉,孩子偶尔的咳嗽无不牵动全家人的心。我自己有点咳嗽,也紧张得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好心邻居送来了猪肉、豚肉和水果等等;居委会送来了体温计、消毒液和宣传单;还有朋友说他有一身力气,想咨询我能不能去武汉做志愿者。这些都让我倍感温暖!
    接下来的疫情越来越严崚,特别是湖北武汉,确诊和疑似病例人数直线攀升,死亡人数也在不断见涨。这只是媒体上报道的人数,其实不少人数都不在此列。因为在武汉,医院病床一床难求,大批发热患者聚集在门诊。看完门诊,做完相关检查,医生都是开点药,叫回家隔离。这其中有些患者,可能真是因为普通感冒,可在那么封闭的空间里,难免会交叉感染;许多疑似的重病患者,也只有回家等通知,不时地到门诊吊水。他们很多人可能与确诊病例只差一个核酸病毒检测盒和一张床位。其中有部分家庭条件好的,就在封城前离开了武汉,到其他大城市治疗,这就是疫情扩散的一条途径;另一部分人因求医无门,难免怀揣“要死一块死”的思想,不会顾及其他人担忧情绪,只会造成别人的恐慌,这一部分人自然会因熬不过去而死亡的,都不会被记录在媒体公布的死亡病例一类,因为他(她)们还没有被确诊,不属“确诊病例”范畴……这些情况的出现,让人觉得“武汉封城”成了英明的决策!
    因为正值春运,人员流动量大,武汉肺炎很快就蔓延到全国三十一个省市自治区。武汉封城,高速封闭,国道设卡,周边小区及乡镇不时被报出疑似和确诊病人的消息,让我紧张,经常性彻夜难眠。
    所幸的是,振奋人心的消息也不断传来。大年初一,中央政治局专门针对“武汉肺炎”召开了常委会,习主席主持会议,政府已经高度重视这场疫情;初二,成立了以总理李克强为组长的中央防疫领导小组,开始了举全国之力,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为了缓解床位紧张、高危感染病人得不到及时救治的压力,武汉两座“小汤山”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建设很快动工,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施工,确保2月3号到5日投入运营。初六前后,全国6000名医护人员陆续抵达武汉前线,防护、救援物资通过航空、铁路、公路不断运抵武汉。政府派多批次包机,从海外接湖北武汉籍人员回家。特别是“四类人员”集中收治和隔离: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必须实行集中收治,疑似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必须实行集中隔离,无法明确排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可能的发热患者必须实行集中隔离观察,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必须实行集中隔离观察,彻底地阻断了疫情传播途径,并让所有患者“病有所治”……
    这些给了感染病人的信心,也给了全国人民的信心。虽然确诊、重症和疑似的人数还在持续上升,各地防控措施还在不断加强,但有了这份信心,让大家看到了希望,特别是出现“出院病例逐渐超过了死亡病例”的现象,还有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的相继投入使用,并改建了不少“方舱医院”。这些,让防控一线的医护人员和参与防控的工作人员得到了鼓舞,也让全体中国人恐慌的情绪慢慢消散!
    立春了,我们全家人的“春天”也来到了。在政府和亲戚朋友们的支持帮助下,14天的自我隔离生活顺利结束,居委会第一时间给我们送来了“解除隔离的通知”。全家人能逃过这一劫,我家“武汉肺炎的义务宣传员”功不可没,正是她的不断播报,不断地预警和呼吁,自我防控的措施到位,才让我们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擦肩而过”!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忆往昔(三口油)
相关评论
岳麓网络©版权所有|岳麓网络维护|网民举报
地址:安徽省安庆市岳西解放路128号|交流群:10922736

站长信箱E-mail:44406116@qq.com|  

皖ICP备12019500号|皖公网安备 34082802000424